我怕我会掉眼泪

離小離:

{許久}未拍照,只能翻翻舊照片。

上週末幫朋友拍照,竟然有些生疏,不知如何拍拍才好,好在整個過程很愉悅。

很不習慣看一堆圖文不搭的文字和照片,搭配一段心靈雞湯,不知所云。以前也很喜歡接觸攝影這個圈子的朋友,後來發現真正在堅持的其實沒有幾個,環境真的可以讓人改變很多。

圖一是在Cappadocia,跟兩個格魯吉亞朋友搭車去一個離城市很遠的湖邊玩耍,至今還能回想起夕陽西下時她們哼唱的那首格魯吉亞歌謠。

圖二是在Safranbolu,清晨五點多到達,然後步行前往老城區,從高處俯視下去,整個小城的燈光在雪後分外迷人。

希望今年能達成另一個心願:(伊朗或埃及)。


Comme un Poète:

Bronica sq-ai + Ektar 100 120.

每到穆斯林的晚祷时间,就有吟唱般的诵经声在清真寺间回荡,鸽子盘旋低飞,感觉哀愁,怅然无绪。伊斯坦布尔,这个城市可以慢吟,可以低唱,可以浅抒,可以深叹,把每一个人变成诗人,而所有的话语也变成了诗句。

架子·LoFoTo:

时间从未承诺赐予我们永恒,只是给了生与死,以及生死之间的短暂时光。我们却在这短暂中想要得到更多,去呈现生命的精彩。

2013留下些什么?我无法全部牢记,但这万分之0.13中绝对浓缩了那些值得去爱的时光。

1080p下载:

架子的星愿★2013 http://t.cn/8F1CVFf

架子的星愿★2012 http://t.cn/8FROTKC

之恩 - chihato:

『鸟の诗』


我们目送那渐渐消失的航迹云

却因为耀眼 不知何时起 总是脆弱的避开

从那天起一切都未曾改变

但所有这些 不会永恒不变

所以即使遗憾 我们只能分手道别

 

那只鸟儿虽然无法熟练展翅

但我相信 终有一日它能御风飞翔

难以抵达之处依然在远方

于是我将愿望深藏 悄然凝望

 

孩子们走在夏日的铁轨上

微风轻拂着他们的赤脚丫

远离了的孩童时光

随风而逝的 还有亲手放飞的希望

 

我们不停追赶着那快要消失的航迹云

从越过这片山丘的那天起 未曾改变 直至永远

率真如故的我们 一定能坚守如海神般的坚强

 

如旋转在那片天空下的风车叶

我们永远在追寻同一个梦

一直凝视着遥不可及的地方

还有藏在心底的鸟之梦

 

回望炙热的火车轨道

即使笼罩它的积雨云改变了面貌

我们依然不会忘记

那个季节残留的昨日回忆

 

我们不停追赶着那快要消失的航迹云

一直以来不经意间的默契 总让我们相视而笑

那率真坚定的目光 即使双手渗满汗水也永远不会放开

 

我们目送那渐渐消失的航迹云

却因为耀眼 不知何时起 总是脆弱的避开

从那天起一切都未曾改变

但所有这些 不会永恒不变

所以即使遗憾 我们只能分手道别


摄于佛罗伦萨


微博:@之恩和薩爾瓦托

Instagram: SALVATOREZHEN

微信:Salvatorezhen



Weekends:

Day 5 @ Inka Trail

终于要开始了!!!!风(no)景(zuo)如(no)画(die)之旅!!!!让我用可(zhuang)爱(bi)的小火车预热一下(

6点的火车……本来想着5点要起床好痛苦……然后被告知……去火车站……要坐……两个小时巴士……尼玛……

3点连滚带爬的起床赶车真是醉了……

殊不知这只是一切苦逼的开端……(((

最后一张车上的壁画代表我的心情(居然还觉得萌萌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一)

mola很懒:

岛国,日本,国人对这个国家的感情总是会比较特殊。除此之外的国家,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地称颂对方的优秀,或者客观评价其的不足,甚至能用调侃的语气去吐槽弊端。唯独日本,总要在称赞之余保留观点,无论他们表现得多么出色,也难以仅用褒义词来描述一切。我可以说挺喜欢美国的,却至多用欣赏来表达对岛国的感情。


此番日本行,决定地很突然,筹备地很仓促,从准备签证材料到出行不过一个月零三天,中间还去上海、北京折腾了一番,所以直到出发前一天晚上还在做功课;但也是幻想了很久的旅行,如果从童年起看动漫看日剧到现在算来,那就是足足准备了二十年有余,所以脚踏实地后到处都是即视感。


虽然2013年去了趟北海道,但我始终固执地认为只有踏上本州的土地才算去过日本,很高兴终于在时隔一年后,在2014年的尾巴,我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梦想,完成了一个人的旅行,从东京登陆到大阪飞离。在请教了几乎每年要去一次日本的同学SH后,她给了我大致行程的建议,要去的城市,每个城市必去的景点,实际操作时,也基本是跟着她的建议来。事实上,这次的前期准备比较简单,订好房间订机票,再买个14天的JR PASS就算是准备就绪,只待出发了。





不出意料,浦东国际机场排队的航班过多需要等待,票面的9点55分不过是关舱门的时间,在飞机上睡了一觉醒来还在地面,终于熬到11点飞起来,估摸着大概是要晚点了,心焦要是遇上传说中的东京晚高峰一定体无完肤。想到拖着个30寸的箱子,要人生地不熟地从成田机场去东京站打怪兽(传说中迷宫一般的JR站),最后到水道桥入住,只剩下心塞。


这时候能拯救我心情的只有食物了,听到空姐分发午餐,是当时最悦耳的声音。beef or chicken,我想这是全世界人民最熟悉的英文单词了,有时还会来个pork or fish调剂下吧。坐了这么多趟飞机,没有十次也有二十次,我是头一回碰到这么可爱的空姐,把牛肉饭和鸡肉饭的盒子颜色记反了,所以当时机舱里所以偏好鸡肉饭的朋友们都吃上了牛肉饭,直到吃完都怀疑自己的味觉,以及对鸡肉和牛肉的形态认知。


吃饱喝足,既来之则安之,管他迟到多久,大不了今晚的行程全部掐掉,明天开始玩罢了。没想到落地时间还比预订的13点55分早了5分钟,没想到天气预报真的很准——东京大雨,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开始焦躁了。这时候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同学LJ说会去东京站接我带我去酒店,雨是阻止不来的,打怪兽有帮手那是最好的。


下了飞机出口电梯,就迷迷糊糊地在右边排队,上去后发现怎么大家马不停蹄地往上走。直到过了N个电梯后,在过道扶梯处看到“Please stand on the left”时,才真正有已经身处岛国的真实感。撇一眼窗外,看到巨大的整身Hello Kitty喷漆飞机,不禁感叹下,这个动漫的国家卖萌没救了。


容我赞许一下成田机场的baggageclaim,这是在回到浦东机场时遭受摧残后决心一定要一吐为快的,不提都觉得对不起地勤大叔辛勤整理一个个滚下来大箱子的劳动。的确日本人口是要比中国少,但是要说成田机场的客流比浦东机场少很多,那我也是不那么相信的。同一个航班下来的不会都是日本人,甚至从上海飞东京的飞机上,我认为会有一半是国人,怪的就是这边国人就愿意站在黄线后安静等待,那边就是一窝蜂得挤在传送带前面。再来说大叔,起初我很好奇,为什么他要把箱子整齐地排列成5到6个一组,并和下一组之间间隔一米以上的距离。后来我渐渐意识到,这样做事要方便乘客提取,减少几个人同时挤在一块的概率。发着呆看着传送带在我面前滚过好几回,终于等到我的行李,拎上就走,掐指一算还能赶在晚高峰前进城。





找到JR工作点换取JR PASS,之前做的功课派上用场了。把写满日文英文的日期、班次、站名,以及龟毛要求的本子递给工作人员,对方就开始帮我一张张兑换指定券。为什么说是龟毛的要求呢,因为我把所有指定席都要求成最后一排,这样一来我就不担心行李箱没地方放置,或者占了别人的过道。后来实践发现,这个要求可以不提,一来是列车坐不满人,二来是每节车厢都有专门的行李安放处,并且还是带锁的,所以即使离得很远也不必担心被他人误拿。还有一个更龟毛的要求是,指定岚山JR小火车的四号车厢偶数排座位,当被工作人员告知没有四号车厢后妥协去了一号车厢。就这个问题,工作人员表现一脸茫然,于是我以一个做过功课的外国人姿态告诉她,因为五号车厢是当天售卖的站票,而且车厢是没有玻璃敞开式的,可以360度无死角观赏美景,游客争相购买四号车厢不过是因为离五号近,到时候可以转去五号车厢看风景。至于偶数座位嘛,这个真的很庆幸看了别人的攻略,待到岚山之时再慢慢道出。



搞定一切便去搭乘成田Access去东京,按照计划赶上了15点14分发车的一班。刚准备上车就被拦了下来,说列车还在打扫,幸亏我当时一个机灵,假装问询车厢有没走对,要不然别人一定得嘲笑我猴急成这样。说来也是怪,初到东京就开始有人来问路,几个印度人打扮的一家子问我九号车厢在哪儿,我居然还毫不犹豫地给了答案,看来是我知道的太多。



木彡贝勒·LoFoTo:

【童话十字旗系列之挪威(篇外篇之罗弗敦群岛)】镜中世界

听说对着太阳拍很毁相机,是真的么? -_-b

高光溢出拯救失败。

主人的来福:

背包自由行-台湾行脚-天元宮櫻花季

淡水天元宮簡介淡水天元宮位於新北市淡水源里北新路三段,距離淡水市區、淡水捷運站約5公里的路程,處於大屯山脈的西北邊,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園區內有無極天元宮本殿和無極真元天壇,近年來每到3月時節周圍的櫻花盛開,成為大台北旅遊相當興盛的景點,點點的緋紅櫻花景色讓來到淡水天元宮旅遊的民眾,在沉浸宗教意象時能感受大自然最原始之美。

    淡水天元宮近年來以櫻花聞名大台北地區,一整片的櫻花是在1970年代左右,由上百名的志工親手栽種出來,以台灣原生種山櫻花接上日本吉野櫻,使得在同一株櫻花樹上可看見兩種不同的櫻花,粉紅、嫩白等顏色在天元宮園區內繁華盛開,單瓣櫻花花形是最典型的櫻花圖案,盛開時節約在每年的3至4月間,屬於薔薇科落葉喬木,花瓣為白色單瓣,而台灣山櫻花同樣屬於薔薇科落葉喬木,約在每年一至四月開花,深桃紅色的花色相當討喜,而天元宮櫻花的特色結合了兩種櫻花的特色,形成相當優美的景觀,成為淡水天元宮最獨特的自然奇景。

2015摄于台湾新北市淡水天元宫